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回:莫求掷子得先机 临危寻觅暗许心(二)

小说:点绛唇 龙8娱乐电子游戏:杨隙名字数:4403更新时间:2021-04-30 04:56:29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清明被小叫花的悲伤也勾起了许多往事。他不免想起了许多儿时与自己的娘亲歌玲玲在一起的美好回忆。自己昨日对歌玲玲的态度实在不应该。紧接着他又想到了柴文意。柴文意是前朝遗孤,没记事时便没了爹妈,不知柴文意又该像这小叫花一样为了爹娘哭过多少回呢?想到这里穆清明更觉爱怜,心中暗暗发誓若有往后,一定要好好呵护柴文意,只要自己还在,便不让她受一点儿委屈。思念至此,刚才的倦意也一扫而空了。不觉间已是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这小叫花终于收住了眼泪,但嘴角尽是鼻涕。

穆清明将其带到自己的房间,那布沾了水为小叫花擦拭了一下,刚才黑呜呜的脸蛋抹洗干净后竟是白里透红,惹人爱怜。

那小叫花也不说声谢谢,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先前还一直报以粗口,活奔乱跳,此刻却焉了似的呆呆地坐在床边,像个木头人,不管穆清明问什么都一言不发。

“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吗?”

穆清明随口一问,那小叫花突然就恢复了刚才的精神。只见他咬牙切齿又斩钉截铁地说道,“没有!再没有了!”

穆清明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察觉到这小叫花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以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追问下去。不过令他松一口气的是这个话题打开了小叫花的话匣子,接下来的对话便轻松了许多。

“那回到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呀?你哪怕不愿意说名字,也至少告诉哥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那小叫花歪头想了想,“温义,叫我温哥就好。”

“温义?”只因那小叫花说话带着川蜀地区的口音,是以这温义说出口来竟似文意。却让穆清明有些意外。

“倒像女孩的名字。”

“呵,怎么,男孩就不能叫这名字嘛?我就叫这名字!”温义犟嘴道。说完他也不客气,拿起穆清明桌上的烧饼便开始啃起来。那半只烧鸡似乎并没填饱他的肚子。

“那,温义——”穆清明话到一半,便被温义呛了回去。

“叫温哥!”温义说完,还还以白眼。

穆清明拗不过他,耸了耸肩,只好改口,“好好好,那温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还做这小叫花吗?”

“继续干呗,干一天算一天,不饿死就行。人嘛,混呗。”

穆清明听后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想不到这温义小小年纪竟说出这等消极避世的话来。人小鬼大的模样在穆清明看来却是有些好笑。

“哼,看你衣着想必是哪家的公子哥。平日里雍容华贵,不愁吃穿,自然不知道人间疾苦。不屑一顾的态度本大爷也能理解,就不跟你计较了。”

“哦,那温哥你倒是说说看这人间都有哪些疾苦?”这小叫花说的半对半错。错的是这安阳府上下并非雍容华贵,反而平日里如履薄冰节俭万分。可对的是穆清明的确没有体会过寻常百姓的真正生活,若说百姓们果真有什么疾苦,他肯定是不了解的。因此穆清明才饶有兴致地继续追问着。

“疾苦?那可大了去了。”温义用手比划了一下,像是抱个大西瓜。温义斜眼瞥见穆清明一脸期待的模样,这才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说了起来,“首先就是这海边渔村。村民们吃尽了海上来的贼人们的苦头。每每有贼人来临,便免不了烧杀抢掠。”

“烧杀抢掠?官府不管吗?”

“管他个大头奶奶!自古以来,只闻北固长城御匈奴,西通外邦求和亲,南征平乱定安邦,何时见过东防海上的强盗?依我看,咱们迟早要栽在海那边来的敌人。”

温义如是说着,倒叫穆清明有些诧异。他没想到一直口出污秽之语的小叫花温义竟能说出这般文绉绉且大格局的熊略远见,当下心中便对温义刮目相看。同时也不禁惹得穆清明猜测这温义想是哪家的少爷,因出了意外或是负气出走才成立眼下的小叫花。想到这里他已经打定主意定要将温义找回原来的家。

温义仍未说完,“不过这伏越倒是做了些事。毕竟东淮国在东部小岛上,与东淮为邻,为友也是叫东淮做一回天然的屏障。”

“你这些都是从哪瞧来的?虽然我不知道海那边是甚么,但是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当真以为小叫花便不读圣贤书?”温义呛道。

“敢问温哥,读的是哪家的圣贤书呢?”穆清明虽不敢说饱读诗书,可也知道温义方才的思想和言论便是哪家哪派都没有的,定然是家中有年长者高人相授。因此便想借这个机会探得温义的底细或是来历。

果然,温义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被穆清明逼急了,一股脑的说些其余不相干的东西。

“还有,还有那江宁府。都说江宁稔,天下熟。然而当地官府却连个采花大盗都搞不定,就我所知,已经有四,五家的妙龄姑娘遭了秧,这还是去年的秋天的事情呢。现在不知又徒增多少受害者。”

“江宁?”

温义察觉到自己说了漏嘴,赶忙支支吾吾地糊弄着,“对——对啊,我从江宁一路要饭要过来的。”

“到这朝京城边的小渔村要饭?”穆清明继续追问,从方才的对话来看,江宁对于温义来说该是个很重要的地方。

“再偏那也是朝京。就连那瓜娃子海贼们也愿意来这儿抢掠嘞!”

穆清明却是奇怪。因为这小叫花操着川蜀的口音,却为何对江宁这么了解?难倒是自己多虑了?温义当真是从江宁一路要饭要过来的?穆清明转念一想,又觉不对。毕竟从川蜀到衍川和从江宁到衍川,完全不是一条路。若说温义真是川蜀人,却怎的又去了江宁,尔后又去了衍川?穆清明挠了挠头,心中叹道,若是子安兄在想必能问出些端倪来。于是穆清明便暂时放弃了询问,只因他已透过窗户瞧见不远处海水已经几乎吞掉了半个太阳。一天将过,自己却耽搁了太多时间。

“好了,打住,我要出去一趟。”正说着,穆清明摸出一把散银放到温义掌中,“你若是想待在这儿便待,若是不想,你只管自己走就好。这把散银至少可够你一个月花的。”

“你赶我走?”温义说此话时竟是带着哭腔,然后也不等穆清明说话,便一把将散银掷地。

穆清明听到散银四散的声音后眼前的温义便不见了踪影。穆清明也只好叹了口气,纵使他方才再怎么想着要帮温义回家,但是眼下练好见招式和拆招式救出柴文意才是他最牵挂的事。是以穆清明也并没有追上温义,而是默默捡起了四散的散银,揣在兜里后便提了点绛唇往海边走去。

东迎渡口千帆归,留痕浪潮日未歇。

此时傍晚时分,穆清明来到海边,却是海上涨潮之时。翻滚的浪花比之晨间更加心急,不断拍打着沿岸的石墩。

穆清明一下跳进海水中,毕竟是寒冬之时,只瞬间,冰冷便席卷了全身,再回过神来时穆清明的双腿已冻麻的失去了知觉。

穆清明咬着牙,正是迎着东边来的海风,将强劲妖风作为敌人袭来的剑气,不停挥舞着点绛唇。点绛唇每每划过海面,便会掀起一层海浪,又因为穆清明起手过快,这交相辉映的海浪便在远处夕阳的照映下勾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当然,因为这刀尖卷起的海浪,也让穆清明真正看清了自己一招一式的动作和幅度。他仔细观察掀起的海浪的高度和劲道来判断自己的出招究竟如何。不一会的功夫,便已调整好了原先的缺陷。再舞一套见招式和拆招式,单从动作细节来看已经是十分完美了。

穆清明虽是大汗淋漓,心中却很是满意。他自忖有了这见招式和拆招式便能多一分救出柴文意的可能。正如此想着,远处桥口码头处却亮起了火光。

原来方才穆清明沉醉于剑招之中,完全没顾忌周围的情况。可就在他舞剑之时,已有一艘装载火炮的巨船缓缓靠岸。

穆清明心中好奇,又隐约听见火光中传来救命的声音,当下便联想到了方才温义与自己说的来自海上的贼人,于是便急忙上岸,靠着自己微末的功夫来到了巨船附近。

只见那巨船有十多个成年壮汉那般高,船身雕刻着一只盘龙,其张嘴处便是火炮的炮管,好不威风。眼下船上正站着满是络腮胡的大汉,看起来像是这伙贼人的首领。他左手高举着火把,右手持着刀剑,剑尖直指岸上没来得及逃走的村民。

穆清明猫在船只的死角处,在船上的人是瞧不到他的。

可是那些被发现的村民便没那么幸运了,他们被从船上涌下的十来名贼人给绑了起来,期间有不听话的便被贼人以拳脚相加。穆清明看着都疼,却不知这贼人抓些村民作甚,因此便打算继续躲着,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这些村民似是扎堆的草垛,身体扭曲着背靠背被绑在一起。待贼人们完成了这些任务后,那船上的首领便跳下船来,用剑架着村民的脖子,挨个询问。遇到上了年纪的便问其女儿,遇到正值青年的就问其妻子,遇到孩童的又问其姐妹和母亲。

穆清明瞧在眼里,心中啐道,“呵,原来竟是盘算这等主意,想也是个好色龌龊之人。”

那些村民被剑尖威胁,也不敢不说。不过确有几个年长的村民,始终不愿意透露女儿的行踪,惹得为首的有些恼怒。

穆清明眼见那为首的便要开了杀戒,正欲冲出阻拦之时,却听一童声大呵,“住手!”再循着声音望去,正是刚才没影的温义。他的身后还跟着七八名叫花,个个具是体格强壮,看样子都是好手。

“嘿,遇到同行了。没看错的话是村子里耍些手段抢人钱财的无赖叫花们吧?”贼人中为首的笑道。

“呸!谁他奶奶的是你同行,老子们只劫富济贫。”温义往地上啐了一口,“你温爷爷早瞧你们不顺眼了!今日还以为能一走了之吗?”

“呦呵,伏越官家都不管的事,你们一群臭叫花子来多管闲事?”为首的贼溜转了圈眼珠子,奸笑道,“看你们那穷酸样,要不来爷爷这儿,咱一块儿干海贼,保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为首的想了想,继续增加筹码,“凡是今日加入的啊,待会拿的那些女人,归你们。”

“呵呵。”温义冷笑一声,他身后的那些叫花子们也岿然不动,全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其中还有白天袭击穆清明的三人,此一举动便改变了穆清明的看法,令穆清明平添了几分敬意。

温义又往前上了两步,他身后的叫花们却往前上了五步。是以此刻原先站在前面的温义已被众人围起来,像是战争中负责指挥的中军将领,被保护起来发号施令。

双方已是剑拔弩张。

紧接着,随着为首的贼人和温义的齐声施令,两方人马总计三十来号人齐齐厮打在一起。

穆清明在一旁看着心急。只因那贼人们个个耍着刀剑,可叫花们却是使着不知从哪捡来的棍棒。少数几个状况好的,能在火拼中抢得对方的武器扭转局势。不过大部分人还是被刀剑伤到,原先手中的长棍都被削成几段。

不过别看那贼人们各个面目狰狞,实际上却是虚得很,只空得一副吓人的躯壳。论起不要命的拼杀,是决计比不过这群叫花的。

为首的贼人自然瞧出了端倪,想必他也觉得此时当需自己这做首领的站出来带领拼杀才能全身而退,否则自己当真要折戟在这群叫花面前了。毕竟擒贼先擒王,温义虽是年幼,却显然是叫花子们的主心骨。是以那为首的抽出朴刀,一个纵身便是招白鹤亮翅一展空,杀招直逼温义胸膛。

那叫花们本就人数上不占优势,此刻又都忙着厮杀,自然无暇顾及温义。待诸人反应过来时,为首贼人的朴刀已近乎从温义发梢掠过。

温义本是冷笑一声,他自负自己有别人都不知道的轻功,觉得区区贼人能耐自己何?当下便是冷静非常,想待对方快要砍将自己之时再施展轻功闪避以羞辱,戏弄对方。却不想此举叫旁人看得具是心惊胆战。穆清明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贼首的朴刀便在半空中被突然杀出的穆清明以点绛唇逆海流漩涡之势挡了回去。

殊不知穆清明这半空中不要命似的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叫温义给看得痴了。

  杨隙名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