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死伤不休

小说:天涯孤旅 龙8娱乐电子游戏:闻嘉流浪字数:3053更新时间:2021-06-07 13:56:03

彼时情形混乱,唯有韩骞尧被风雷咒暗袭后暂时武功全失,所幸又为谢峥嵘由铺天盖地的毒砂中救下,将他扶到稍远的一棵大树旁调息,是以方才那可怕的一幕他才得以看得真切。

那会韩骞尧已逐渐缓过神来,眼看周遭躺满了身中毒砂的蒙古士兵和被暗器击倒的点苍门人,而余下高手则纷纷扑向曹玄。但韩骞尧一心只想着去照料桑青霓,岂料当众人都忙于追击始作俑者曹玄时,他却惊奇地瞥见司徒空正凭借其独步天下的轻身功夫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地闪到智吉法王身后,借着四下的纷乱,趁法王正分身照顾哈图父女无暇留意周围动静时,掏出一片锋利的山石,朝法王的左眼狠狠地扎了下去!

智吉法王当即捂住眼睛发出鬼哭狼嚎般的痛呼,但他毕竟武功未失,巨痛之下仍不忘出手拒敌,金刚法铃狠狠地砸中司徒空的前胸。

这负痛出手的一击可谓凝聚了法王的毕生功力,司徒空瘦小的身子瞬间就被撞飞出数丈,随着一阵血雨喷出又重重地摔在地上,胸骨尽碎,眼见是活不成了。

阿珠娜一声尖叫,飞扑上前,迎面向智吉法王撒出一把毒粉。她与司徒空交情很不错,见好友身受致命重伤早已顾不得自己功力并未全部恢复,急于出手替好友复仇。

她这把毒粉是五毒教名震天下的“仙溃散”,取普天下最毒的十种毒物,将其晒干粉碎后制成毒粉,沾人肌肤便即溃烂成腐,连神仙都闻之色变。智吉法王本瞎了一眼,又在负伤之际发出了雷霆万钧的一招,根本没有余力再躲闪骤然到来的第二次袭击,浑身上下顿时沾满了毒粉,奇痒奇痛,疯了似的拼命呼喊挣扎。

阿珠娜恨意稍解,回头看向奄奄一息的司徒空,只听他在弥留之际仍低声唤着芸娘的名字。阿珠娜眼中霎时涌出泪水,她初涉中原不久便结识了司徒空,桑青霓和任天歌,四人一路相携走来,情谊笃深,而司徒空却在短短数日内先是饱受丧侣之痛,如今自己又命不久矣。但就在她仍沉浸在伤痛之时,忽听南宫牧野怒吼道:“倭贼你敢?!”

阿珠娜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觉腹部一阵剧痛,她惊异地转回头来,见柳生太郎轻薄锋利的武士刀已深入自己腹部半尺有余。她愤怒地欲出手还击,却觉浑身绵软无力,松垮垮地向后倒去。

阿珠娜倒在了抢身而出的桑青霓的怀里。而比桑青霓先一步赶到的南宫牧野已如受伤的野兽般含恨出手,一拳便击碎了柳生太郎的头颅!

柳生太郎的无头尸身飞向半空中又重重地摔在地上,随之一同逝去的是其背后的东瀛柳生家族欲染指中原的野心。他的尸体飞掠过闻讯退回来的任天歌身旁,后者厌弃地唾弃一口,随后便与桑青霓和南宫牧野一同抢救阿珠娜。

可是柳生太郎那一刀委实太狠,只怕早已刺穿了阿珠娜肝脏,伤处大股大股地淌着血。冯绣懿亦稍后赶到,一番诊视后黯然地摇了摇头。

南宫牧野紧紧按住阿珠娜的伤口,阿珠娜却颤颤巍巍地握住他的手,脸色苍白地惨笑道:“难怪阿奇勇师兄一直拦着不让我来中原,原来中原真的处处凶险。”

她一说话便牵动了伤口,血流愈发不止。南宫牧野哭着欲捂住她的嘴,阿珠娜摇摇头道:“你让我把话说完。偷偷溜来中原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因为我认识了你。”她沾满鲜血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南宫牧野的脸庞,又缓缓地无力垂下:“记得把我的骨灰送回苗疆。”

阿珠娜如鲜花一般绚烂的生命就此枯萎,南宫牧野瞬间发出一阵巨大的悲愤的吼声。任天歌胸中充塞着愤懑和抑郁,他难过地站起身来,见周围之人仍在为了争名逐利打斗不止,一股厌倦之情泛上心来:“桑姐姐,我们走吧,我不想管这里的事了。”

桑青霓满脸泪水,痛惜地说道:“小任,你别难过,我们还得将阿珠娜妹妹护送回五毒教。”

场中仍旧争斗不停。这时何太虚已悄悄地向岸边靠近。他此来点苍山的第一目的本是为了趁乱抓住雪儿,进而逼迫任天歌交出枯骨心法的口诀,可惜雪儿被藏的好好的一直不露面,他便退而求此次将目标锁定在宝藏上。但目前哈图一方伤亡惨重,接连折损了智吉法王,柳生太郎和大批蒙古武士,而横路杀出的点苍派又铩羽而归,他不甘心宝藏就此落入他人之手,便欲趁机联手谷韦将田黄石再次沉入洱海之底后先行离开,日后再设法捞宝。

何太虚暗中招呼一声谷韦,向其使个眼色,在游斗中趁机向湖边靠近。二人正欲飞身渡河时,顿然间听见一少女求救呼喊的声音:“天歌哥哥,快来救我!”

这声音落入任天歌的耳中不啻晴天霹雳,这不正是雪儿的声音?她本借住在山脚下一农户家中,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来到此处?仓猝间回头望去,却见雪儿一脸惊吓地被赵敬挟持着,浑身哆嗦,令人不忍。

任天歌来不及细想雪儿如何会落入赵敬之手,惊怒交加:“姓赵的,赶快放了雪儿!有什么事尽管冲我来!”

赵敬丝毫不觉羞愧:“废话少说,先把大理宝藏交出来!”

谢峥嵘斥道:“赵敬,你好歹也是西北武林的成名人物,欺负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姑娘算什么男人?!何况大理皇室的财富就是那块田黄石,你觉得凭你一人之力可以带走吗?”

赵敬冷笑道:“不劳谢大侠费心,我自会花钱雇人设法将田黄石运走”,他又转而朝任天歌说道:“小子,你若想保住雪儿性命,就乖乖献上枯骨心法的秘籍!”

任天歌毫不犹豫地探手入怀欲取出枯骨心法的册子,古碧云却一把按住他道:“枯骨心法万万不可再次落入他人之手,否则整个武林将沦为万劫不复之地!”

任天歌急道:“那雪儿妹妹怎么办?!”

古碧云使了个眼色,向赵敬说道:“姓赵的,你也不好好想想,枯骨心法并非天下无敌,即便你在短期内修炼到最高层,别忘了还有一个岳少侠远非你能比肩。莫非你自认为能强过当年的雪山老魔?”

赵敬着恼道:“你别将人看扁了,我就不信练个十年八载还练不出个名堂!”

古碧云“噗嗤”一声笑道:“你以为这是练杂耍?使点蛮劲便可成功?你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就你那点天资,即使在区区一个赵家堡都只能屈居第三而已,何况枯骨心法本就是普天下最深奥的奇功之一!”

赵敬被人揭了短,一张脸胀成紫红色,掐住雪儿脖子的左手不由又加了几分力:“臭婆娘,你少逞口舌之快,信不信老子当场废了这小妞?!”

雪儿被掐得几乎透不过气来,脸红筋胀,任天歌吓坏了,埋怨道:“古姐姐你疯了吗,这样刺激赵敬就不顾雪儿死活?!”他大声稳住赵敬:“你别激动,赶紧松手,我这就将枯骨心法交给你!”

任天歌哪里知道这只是古碧云故意在拖延时间,与她极有默契的谢峥嵘早就暗中扣住一支判官笔,趁赵敬被古碧云激怒分神之际,悄无声息地向身后射了出去,飞行了一段距离后又从另一侧折回,狠狠地钉在赵敬的左手背上!

赵敬惨呼一声的同时左手不由一松,雪儿顺势挣脱向外奔逃,任天歌当即将满腔怒火化为无敌的掌力,隔空将赵敬击打得腾空飞起,他脚下却丝毫不停,猛然扑了过去欲接应雪儿。

岂料他人亦早就蠢蠢欲动,何太虚和谷韦先前已暗暗由湖边向场中心靠近,二人联手排开众人,一左一右目标直指雪儿,虽然他们的行动比任天歌略慢了一拍,但狡猾的谷韦却提前一抖手腕,抛出一条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丝绳,缠住了雪儿的纤腰。他手上稍一用力,雪儿的身子便被扯得飞起,而何太虚则凌空劈出几掌干扰了一下任天歌的救援,待其他人反应过来时雪儿就又落入了这二人的手里。

说起谷韦这丝绳可谓大有来历,乃其费尽心血以搜罗到极其珍贵的天蚕丝所制,当年一共也就织成了两件宝物,一是数年前曾令冯绣懿在七绝大阵中吃尽苦头的网兜,另外便是如今这捆缚住雪儿的丝绳。这丝绳刀枪都割不断,且韧性十足,雪儿越是挣扎丝绳就缠得越紧。

谷,何二人亦是志在枯骨心法,目下有了雪儿作人质,当即再度胁迫任天歌交出秘籍。他二人的武功和阅历自是远在赵敬之上,连一向足智多谋的古碧云都不敢轻举妄动,眼看着任天歌便要将记载着枯骨心法的册子送过去。

  闻嘉流浪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