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金蝉脱壳逃新娘

小说:咏梅系列之喻雪 龙8娱乐电子游戏:亦猫熊字数:3555更新时间:2021-05-12 11:13:20

17

就像是做噩梦,当经历一段过于惊恐,悲伤的情景,只怕这个梦也该醒醒了,只是做梦的人或许还有后怕和惊出一身冷汗。

事情回到医院,喻雪正在病房对老包叙说往事。她似乎刚刚惊醒,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仍是王蛮子那张丑陋,恶毒乃至张扬跋扈的脸。但是这时,老包坐在身边,很是热切和关心,竟一边聆听一边唏嘘:“哎呀,刚听姑娘的叙述,真想不到在你身上,会发生这么多的故事。那后来又怎么样呢?”

“后来?”喻雪悲戚说,“我当时迫不得已答应嫁给王蛮子,其实心里打定一个主意,就是等王蛮子把花轿抬来,我会假意顺从地让他娶走,但要他答应家父欠的賭债从此两清,同时销废父亲与他签的契约,而这时我便暗藏一把剪刀,等到嫁到他家,洞房花烛之夜,我便与他相拚,要么用剪刀刺穿他的胸膛;要么我自己割腕自尽,总之是不想活了。但不料我这个念头仍被王蛮子看穿,他竟派人把我监视起来,并扬言等把我娶过门,就要逼我同房,可真到那时我身上的衣服被他剥光,由此我不仅要遭他侮辱,蹂躏,想保住贞洁和名节,也是不可能的了。而所藏的剪刀,只怕也立马暴露并被他收缴,而我想拚命的决心还哪能去实现呀?”

老包点点头说:“嗯,一个女孩子,看似纤弱柔嫩,其实内心很强大,很倔强。你想洁身自爱,不失贞操,可以理解,但以这种方式选择拚命和自残却不可取,毕竟生命诚可贵嘛。”

喻雪说:“起初我是那样打算,大不了拚了性命。可不料后来父亲也看出我的心思,他怕我以身犯险,跟他玩命,认为这样不值得,反劝我珍惜生命,并帮我想出一个金蝉脱壳的计谋来。”

“金蝉脱壳?”老包愈加好奇,又问,“此事缘因你父亲引起,居然又由他想出办法来救你。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且听我接着往下讲。”喻雪稍为平复了一下情绪,继又讲起下面这段故事来——

在喻家,那时王蛮子走后,仍留下两个喽罗在鬼鬼祟祟地把守门户,生怕喻雪会溜掉。

当时喻雪正躲进闺房,伏在床铺上哭泣。忽见喻父走了进来。

喻父说:“女儿呀,今天的事都是我一手造成,如今我是后悔不迭,后悔不该赌博,更不该把女儿当赌注搭进去。我且知道女儿的心思,你想替父还债,而又不同意这门婚事,以至抱定了自残和轻生的念头。这怎么行呢?与其让你赔了性命,还不如让我又担负起责任来。”

“难道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吗?”喻雪极度悲哀问。

“办法总是让人想的。”喻父老成持重说,“你且听王蛮子扬言,他娶你过门,完全是为了玩弄你,折磨你,他可不会怜惜你的性命。而等他一旦得逞,将你糟蹋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最后他反会把你踢开,遗弃,真到那时你可就受苦受难喽。所以这桩婚事我也不同意。”

“我不怕他怎样待我,因为我原就没打算陪他一起长久生活,我只是假意嫁给他,然后鱼死网破,我要与他拚命,让他人财两空,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唉,这又何必呢。”只见喻父又摇头,很不同意喻雪那样做,“毕竟那样代价太大,仍不可取哟。我仔细想了想,其实眼下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助你逃出去。他不是盯上了你的姿色,一心想要得到你吗?而我恰恰利用这一点,想到了一个偷梁换柱或说是金蝉脱壳之计,我要趁你上花轿之际助你逃出去,可让他们派监守都监守不住。”

“这怎么讲?”喻雪大惑不解。

喻父便贴着她的耳朵嘱咐起来,最后说:“我打算让他抬着空轿来,却又只能抬着空轿去。你绝对不能上他的花轿,而只须听从我的安排就是了。”

喻雪仍不无担忧说:“这怎么行?王蛮子他可是个无赖。若是我逃走,他也不会放过你。”

喻父说:“正因为他是无赖,我才准备以无赖的办法对付他。这回我也豁出去了,我可不再惧怕他!”

瞧着父亲的大义凛然,喻雪顿觉得他的身躯也很伟岸,高大。这个男人虽有不少缺点,可也有许多值得肯定的地方。他从来都是女儿的依托和靠山,于是她被感动,也别无选择,竟然信任地点了头。

18

若谈当代婚嫁,早已流行用豪华轿车车队迎娶“新娘子”。而王蛮子与喻家同在一个村镇,两家距离很近,只隔几条九曲回肠般的巷子,根本用不上轿车。同时由于山村古朴,本就有用大花轿迎娶新娘子的习俗,故此当王蛮子回去,他想大张旗鼓地筹办婚事,首先就得雇用一顶大花轿,然后也不是第二天就来了,而是选择黄道吉日,吹吹打打地才朝喻家赶过来。

是日竟见喻家门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并引得周边不少邻居围观看热闹。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喻家被迫嫁女,是不是有所准备?尤其“新娘子”喻雪什么心态?她是不是仍很抵触和抗拒呢?可偏奇怪——此时的她听从父亲嘱咐,且受人监视,竟没做任何反抗,而是听之任之。她只在闺中静坐,好似等待命运安排,或说等待奇迹出现吧。

继又说在喻家,虽然时间仓促,且是被动成亲,而有一个人表现仍很积极,她就是喻母。她为促成这桩婚事,力主把“喜事”办得有声有色,故还邀请了几个亲朋好友来帮忙。由此众人七手八脚,或写“喜联”,或贴彩对,或帮忙筹措,操办嫁妆等,也忙得不亦乐乎!

在农村,有的母亲为预备女儿出嫁,曾就置办过一些东西,如鸳鸯枕被,皮革箱子,盥洗盆,马子桶,梳妆台等等,如今众人东拼西凑,很快将这一些也都办齐了。

同时,新娘子还有许多交好的姐妹们,她们全都拥进闺房,要帮喻雪化妆,帮她穿上嫁娘婚纱,而她也都很配合,只是感觉很快就要嫁人,互相依依惜别,两眼才哭得红肿湿润。

当然此时最割舍不开的是父母,而喻母反去闺房里劝慰道:“女儿呀,你也不要伤心,好在你嫁的并不远,我们还能时时相见。只是我觉得对不起女儿,就是时间仓促,手头又拮据,也没给你多置办嫁妆。倒是听新姑爷说,等你嫁过门去,也就应有尽有,他会置办一切。毕竟他家里有钱,我想这点他还是会满足你的。再是自古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这条命,终归不由已,待你嫁过去,无论好歹,也就安心过日子吧,别扭扭抳抳的害羞难为情,更别与未来姑爷闹冲突。做女人都要闯过这一关,都会有这个历程的,你也就安守天命吧!”

不料喻雪听了很反感,嗔责道:“妈,我都不知道你在叨叨絮絮说什么?你究竟理不理解女儿的心思啊?”

说着她情不自禁地又哭泣,并闹情绪似地把喻母和几个姐妹从闺房往外赶。恰是这个时候,只见喻父闪身闯进来,他将一个用破床单包裹的东西抱进来再藏在门背里,且帮着女儿驱赶喻母说:“你都跟女儿啰嗦什么呀?你不见外面敲锣打鼓吗,你是家庭主妇,倒也出面替我去迎一迎。”

喻母正委屈呢,便摸裤袋里的手绢擦了一把眼泪,鼻涕,假装欢笑地迎出去。

而看外面的迎亲队伍,新郎官王蛮子穿戴整齐,西装革履,胸佩红花,倒也人模狗样。他率领一支不小的队伍,敲锣打鼓,却见新娘子躲在深闺许久不露面,难得见芳容,急得直想带头冲进绣房去。恰好被刚迎出门的喻母拦住了。

这功夫喻母本是最具变化,最具感情色彩的人,她一边哭,一边笑,一边眼角的泪痕尚未擦干,一边又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她按地方风俗数落男方礼数不到,没办这,没办那的,故把守大门,不让进入。迫使王蛮子灵机一动,给她塞过一个红包,她才伸手接了,马上又“一笑泯恩仇”,热情地招呼姑爷和各位来宾都进堂屋坐下先喝茶。

在堂屋里曾被砸烂的东西已经都收拾了,而那张四方大桌擦得干净,摆得端正,再放上茶水和糕点,也算是有了待客之礼数。而那时喻母还顺势一把拽住王蛮子的手,亲热得像准丈母娘见到新姑爷,又来个千叮咛万嘱咐。

喻母说:“新姑爷呀,我可就这么个大闺女,一向视若珍宝,别看我家里穷,却也没让她吃过苦受过罪。在家里她是娇生惯养,而今嫁过门去,做丈夫的也要尽到责任,要善待妻子,切莫让她受委屈啊!”

王蛮子点头似捣蒜,一概全答应。但同时,他正迫切地想见到新娘子,想赶快用花轿把她迎回去。毕竟良辰美景,一刻都不想耽误。但无奈喻母也会缠人,她拽着他的胳膊,仍同他说东话西,只把王蛮子急得直跺脚,一会儿坐,一会儿站,待站起便踮脚伸脖子往闺房里偷瞄。

闺房门挂有花布帘,里面的情景看不太清楚,但偶尔有人进出掀帘时,也能瞟见新娘子喻雪正打扮得漂漂亮亮,规规矩矩地坐在床檐上,一动未动呢。

而突然间却又闪现喻父的身影,他用后背挡住了王蛮子的视线,甚至还有意把门帘扣紧,不让别人偷窥。由于按照当地习俗,女儿出嫁,一般专由她的生父抱出闺房,抱上花轿。这样喻父出现在闺房里,且守住房门不让人擅入和偷窥是正常的。毕竟新娘子还怨怨艾艾,羞羞答答,且已经用一块红盖头将脸蒙住了。

外面在吹吹打打,场面十分热烈,也分明是催嫁的节奏。接着,又听鞭炮齐鸣,闺房门帘才终于被洞开,只见喻父气喘吁吁地抱着一个蒙盖头,穿长裙的“新娘子”出来了。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众人的祝福声里,他把“新娘子”抱出堂屋大门,继而迅速塞进了大花轿。至此迎送双方都一片欢天喜地,而王蛮子更是喜上眉梢,乐颠颠地挥动队伍才开始往来路回去。

  亦猫熊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