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原野5

小说:骚米 龙8娱乐电子游戏:戴沙牛字数:2567更新时间:2021-05-07 21:01:36

明堂因为元章的到来,心情大好,准备去草垛前扯几把前几天干稻草喂了一回牛,蹲在那里好好想想他的发财大计,现而今欠债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他要打他的翻身仗了,具体来说也就指望这一公一母两头水牛了。明堂一脚迈进草房,脸刷的一下白了,头上马上冒出了一股青烟,吼了一句:“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鬼名堂?!”作为父亲,明堂看到了他非常不应该看到的一幕。

他看见自己的二姑娘兰香正和竹林湾的孝全正躲在草房里行好事,两个人下身都没穿衣服,一看见明堂,兰香和孝全像两只受到惊吓的小鸡,身子瑟瑟发抖,孝全看着明堂眼里喷出的火,知道再不跑的话,麻烦就大了,于是乎裤子都没穿,就冲出了草房门,两瓣屁股在日头下白得耀眼,前边的一根硕大的生殖器甩来甩去,等跑了三丈远,孝全还没忘记丢下一句话:“明堂叔,兰香不能嫁给别人啊!。”

明堂追出门去,朝孝全光溜溜闪耀着白光的背影吐出一口浓痰,骂道:“我入你妈的个老麻批!你个挨千刀的狗东西,老子就是把兰香丢到塘里闷死,也不得好生你个小狗入的!。”回过身,明堂朝兰香吼道:“老子恨不得一挖锄挖死你!个丢丑卖国的东西!”兰香这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看着明堂由于过于激动,唾沫星子挂到胡子上,兰香想走,又怕,站在那里发抖,明堂又在门口站着,明堂刚才看到光着身子的兰香,心情也很复杂,他让了一步,让兰香过去了。

明堂等兰香走了五六远,张嘴又想骂人,看看湾里已经有人围过来准备看热闹了,只好又把话给吞进去了。明堂背着手上了南山。心烦意乱的明堂突然想到,屋里俩个姑娘都大了,不比从前了,这么一张扬,以后还怎么嫁人?在明堂的眼里,两个女儿跟他养的牛一样,也能给他带来好财气的。明堂努力一生的理想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多买几块地,再找几个长工,做一个像元章那样的地主,不说在桃花乡呼风唤雨,也要活出一张面子。所以明堂此时心里纵然有一肚子的恶气,也只能用肚子装好,站到南山上,一声长叹,怪只怪堂客不努力,生两个卖逼货!

米香放完牛刚回湾里,迎头就碰上了王妈,王妈望着米香笑:“这姑娘,越长越刮气了!刚跟你伯伯说了,中秋元章家来接你过门!”

此时天上飘起了细雨,几只春燕从家里的燕巢上飞出,在山边的稻田上低低的飞着,追逐嬉戏着。

米香很想走进雨里,让这春雨痛痛快快的淋一场,可是少女的矜持又让她只是站在屋檐下面,虽然她的心早已经跟着燕子飞了出去,尽情的沐浴在这多情的春雨中。

米香擦了擦眼睛,想要努力的看清,看清远处那个慢慢移动的黑点,她就这样在那里站了一刻钟,等那个黑点走近,才看清,是个男人牵着一头牛,不是她心中苦念的那个人。

王妈走后的日子,米香基本上每天都做着一个同样的梦,她梦见国瑞牵着她的手,跨过沈家花屋的门槛,走进沈家的院子,走进那个属于她跟国瑞的房间。房间里,燃着一对大红的龙凤烛,烛泪如花,默默诉说着里一个女子的良宵与爱情。

此时此刻,我的故乡桃花乡男欢女爱,一派田园风光,在和桃花乡相距五十里外的蒲骚县城,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头,我的故乡蒲骚这个时候主要并存着三股势力,国军,新四军,日军。三股势力正进行着一场类似于“三国演义”的故事,具体到蒲骚这一块,蒲骚县城主要由日军的小野部队控制,国军主要控制包括桃花乡在内的偏远乡镇,共军则主要控制大洪山南部的几个重要的山头。

日军自称皇军,跟着他们混的皇协军也就是后来被唾骂的伪军;打着青天白日旗的是国民革命军第三保安中队,营部驻扎在桃花街,共军是蒲骚抗日游击大队。

三股势力都自称为了救中国,彼此互称“匪军”。他们都喜欢这么问我的故乡父老:“皇军好,国军好还是共军好?”我的父老们一般这么回答:“你们都好。”

按桃花乡乡绅沈元章的说法:“入他妈一天到黑不分青红皂白的你打我我打你,到头来还是我们平头老百姓遭殃?哪个睡不是睡?”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你会发现我桃花乡的父亲乡亲完全的没有多少爱国意识,他们只认枪,你跟他们是讲理讲不通的,只有拿枪说话,哪个狠就拥护哪个。

这天晚上保长沈元章领着三个国军闯进了竹林湾的寡妇王妈家,把王妈家的门擂开后,直接就把王妈的独儿王小黑带走了,丢下王妈跟在后面哭天抢地的,整个桃花乡的人都听到了。

沈元章扶起王妈说:“保家卫国匹夫有责啊,嫂子你就想开些,搞不好小黑命大福大,当了个将军也不出奇嘛。”

王妈甩手照着元章的脸抽了一巴掌,哭骂:“你不就是嫌小黑不让你半夜撬我的门吗?”

沈元章捂着脸喝骂道:“你瞎嚼个么事?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湾人们暗笑,你沈元章就是那样的人,但是大家都拿他没有办法,在桃花乡,乡长卵子大点的事都要找他喝个靠杯酒商量一下。元章先后娶了两房老婆,两房老婆各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房老婆前两年死了,大儿子国瑞在省城念书,将来必然是做官,二房老婆名唤腊香,性格刁钻古怪,生了个儿子叫国祥,也是一肚子的心眼。像元章这样的能人,放到现在也得让他当一村之长,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王妈像只老母鸡一样,一直跟在被绑着双手的儿子后边,从竹林湾走到竹林湾,一路上呼天抢地,跌倒了又爬起来,可是湾里没一个人出来说句话,大家都知道国军的厉害,国军打皇军不太在行,教训老百姓那还是一套一套的,我桃花乡父老给他们取的名字叫“剐皮队”。

走到竹林湾的湾口,国军兄弟押着小黑往乡公所那条路上走去的时候,米香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拦住他们说:“。你们这样瞎捉人不对呀,我们又不是猪狗。”

国军甲说:“好啊,我们把小黑放了,你跟我们走。”

米香说:“我是女的,怎么跟你们去?”

国军乙手一挥说:“女的也可以跟弟兄伙的捶捶腿松松腰啊,总比落到日本人手里强些,这里要不是我们守着,日本人早来了,日本人一来,花姑娘咪西咪西的。”

站在一边的元章说:“两位老总,这个姑娘是我的表侄女。你们看回头我去乡里给你们找个唱花鼓戏的陪你们喝靠杯酒。”

既然沈保长这么说了,国军就只好把伸出的手收了回去。

米香望着远去的小黑,又看看哭晕在地上的王妈,眼泪跟着流,过去把王妈扶起来。

“香女啊,我儿子没了,我儿子没了啊!元章你个狗日的怎么不把你的老大送去当兵呀!”

王妈的哭声越来越大,把不远处大洪山上的老鹞子都惊得从桂花树林子里飞出来,朝着天边缥缈的月亮飞去,越飞越远,一直把月亮都遮住了,天上地上一片黑暗。

  戴沙牛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Baidu